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人妻交换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在小旅店偶遇一个老女人,真实!!!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7-10 00:01:01   



    那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了,当时是夏天。那天我到市里去办事,由于事情较多,
    办完事后天已经黑了,结果找了四五家旅社都没有床位了。这时候天下起雨来,
    我看到对面还有一家小旅店,就一头撞了进去。旅店里还有两位女旅客在央求老
    板娘给找个地方,老板娘还在考虑,又见我来了,就说:“你们看,天下这么大
    的雨,要是真把你们赶出去,也太有点狠了,但是床位真的已经满了。”
      那两位女旅客,年长的那位看上去不过三十七八岁,身材丰满,皮肤白嫩,
    颇有几分姿色。年少的那位十七八岁,亭亭玉立,很秀丽,很文静。两个女人都
    穿着裙子,年长的那位穿的是黑裙,年少的那位穿的是绿裙,两人还都穿了肉色
    的丝袜。年长的脚上穿的是高跟凉鞋,年少的脚上穿的是半高跟的布鞋。我平时
    就喜欢女人的美腿和美足,尤其是穿了丝袜的美腿和美足,我更是喜欢得死去活
    来。现在见到这两个女人的美腿秀足,也忘了找不到旅店的烦恼了,一双眼睛频
    频地往下面光顾。这时候老板娘问道:“你们三人认识?”
      中年女人问道:“认识怎么样?不认识怎么样?”
      老板娘说:“如果你们认识,到可以给你们想想办法。”
      中年女人说:“我们一起来的当然认识,这位是我的女儿,这位是我的表弟。”
      老板娘说:“那就好办了,我后面有个仓库,装了一屋木板,给你们铺一张
    凉席,对付一宿行不行?”
      中年女人一双美目向我瞅来,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。有这样的机会跟两个穿
    丝袜的美女同居一室,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呀。我连忙说:“好呀好呀。多
    少钱?”
      老板娘说:“每人五元,三人十五元。”
      其实像这样的旅店在当时每个铺的价位不会超过三元钱的,老板娘要这么多
    钱,分明是敲竹杠。中年女人正要争辩,我立刻掏出十五元钱给了老板娘,说:
    “好了好了,住下了。”
      那间仓库很少,里面堆了一米多高的木板,上面亮着一盏昏黄的电灯。一张
    凉席往木板上一铺,四周几乎没有空间了。有这两个女人相伴,我到希望空间越
    小越好。我们往凉席上一坐,中年女人立刻掏出十元钱来还我,我拒绝了。我说
    :“我们本来素不相识,但是今天晚上能同居一室,这是缘分呀,再也不要提什
    么钱不钱的。”
      中年女人显得很感动,连连点头,接着我们就相互作了自我介绍。中年女人
    姓刘,说是让我叫他刘嫂。那少女十八岁,叫杏儿,是刘嫂的女儿。刘嫂告诉我,
    她和女儿来到市里是上访的。七年前她的丈夫给大队采石头,被哑炮轰残废了,
    下肢不能动,成了废人。大集体的时候大队给包一人的工分,但是现在没有工分
    了,土地下放了,丈夫的事情就没有人管了。她找了乡里、县里,都迟迟得不到
    解决,所以就到市里上访了。我听了后十分同情,帮他们狠狠骂了乡里、县里的
    那些官僚,引起了刘嫂的共鸣。很快我们就无话不谈了,好像认识了多少年一样。
    在我们谈话的时候,杏儿只是静静地听,安静得像一滴水,看着她那美到极致的
    样子,我一次次的心猿意马。这时候杏儿将脚上的布鞋脱了下来,侧身躺下了。
    由于杏儿穿的是布鞋,不透气,再加上可能今天走了不少路,所以她的丝袜的底
    部被汗水沁透了,还有些污渍。一伸脚,散发出很浓重的脚部特有的汗酸和汗臭
    的气息。刘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女人是汗脚,走了一天路,脚脏死了,又
    没法洗一洗。”
      我说:“我们都这样熟悉了,又有缘分同居一室,不妨跟你说实话。我喜欢
    女人的脚,也喜欢女人的脚发出来的味道。这种味别人闻着是臭的,我闻着也是
    臭的,但是我喜欢这种臭味。闻着这种臭味,我觉得比什么都好闻。”
      刘嫂听了这话“咯咯”地笑起来,说:“你这人真有意思,脚味有什么好?”
      我说:“你要是不相信,我做给你看。”
      刘嫂好像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什么意思,脸一红问道:“怎么做?”
      我一把捉住了刘嫂的两只脚,低下头就亲就舔就闻,刘嫂象征性的挣了一下,
    然后那对脚就乖乖的不动了。我先是轻轻的在她的脚背上抚摸着,然后手指轻掐
    着她的脚趾根,脚趾缝,又用拇指按住她的脚心,其余四指按住她的脚背,一下
    轻一下重的揉捏着,轻声说:“嫂子,跑了一天挺累的,这样好不好?”
      她舒服得发出了低低的哼哼声,听我这样问,点点头说:“嗯,舒服,你媳
    妇真有福气,是不是经常给她这样弄?我可是第一次有人稀罕我的脚。”
      给她捏了一会,我的手开始慢慢的往上移动,移动到大腿根,再沿着她的内
    裤的边沿轻轻的抚摸。她的呼吸颤动起来,呢喃着道:“老弟,嫂子自从你大哥
    伤了后,就不知道当女人什么滋味了,心里闷着一团火,你可不要给嫂子把这团
    火燎起来呀。”
      我说:“嫂子放心,只要你愿意,我能给你撩起来,也能给你浇灭。”
      她说:“嫂子有什么不愿意?嫂子都比你大十几岁,你不嫌?”
      我说:“我喜欢嫂子这样的成熟女人,有味道。”说着我就给她把丝袜从大
    腿根慢慢地撸了下来,一双丝袜就成了两只很有弹性的圆环,显得很性感。刘嫂
    的脚胖嘟嘟的,白白嫩嫩,我捧着她的脚里里外外舔了一个遍,连脚趾丫也没有
    遗漏,又把脚趾含到口中吮咂,那咸咸的味道是太美妙了。然后我给她往下脱裙
    子,她连忙抬起屁股应和。我沿着大腿一路往上舔,当舔到大腿根的时候,我闻
    到了从刘嫂的神秘的地方散发出来的腥臊气息。我没有在这里多作停留,就一下
    子将整个身体赴在她的身上。这时候我发现刘嫂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将上衣的扣子
    解了,胸前的小衣服胀鼓鼓的。在那个年代里,农村的女子还没有戴乳罩的习惯,
    胸前穿的是一种没有领子的小衣服,一般是用白色的棉布、或者尼龙布缝制的,
    胸前有一派扣子,一般有五到六枚。其实戴乳罩可以将乳房衬托得更加尖挺,而
    穿这种东西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坚挺的乳房。我也没有理会她的紧身小衣服,将胸
    脯紧紧挤压着她那柔软的胸脯,开始同她亲吻。我们热烈的吻了好久,我对着她
    的耳朵问道:“你说你女儿睡了吗?”
      她也悄声说:“她也老大不少了,什么事情都懂了,你说她能睡着吗?”
      我说:“那我们守着她的面干总不好吧?”
      她说:“不守着她又有什么办法,我们没有地方呀。”
      我说:“她听了会受不了的,过一会我去也安慰安慰她吧。”
      她摇摇头说:“不行,不是黄花闺女,将来嫁人要受数落的。”
      我说:“我就是亲亲她,摸摸她,不会来真的,还不行吗?”
      她说:“好吧。你想这样,我不忍心让你不高兴。”
      我问道:“那她能同意吗?”
      刘嫂说:“杏儿是个听话的孩子,很温顺的。”
      得到了刘嫂的承诺,我高兴得都快晕过去了,迅速的扒光了她的衣服,热烈
    而又一丝不苟的用口用手在她的乳房、阴部做足了功夫,伴随着刘嫂的浪叫声,
    一股股淫液喷向了我的口腔,刘嫂达到了高潮。我还没等他歇过气来,一手握住
    了她的一支脚,跪在她的胯间,猛烈的进入了她的身体。她的温暖、她的粘滑、
    她的包容给了我无限的快感。完事后我们紧紧拥抱着,她幽幽地说:“大旱七八
    年,一下子滋润透了。没有想到做女人会这样舒服的,现在就是死了也不抱屈了。”

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