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人妻交换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郭府沉沦录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7-22 00:00:43   


     第一章郭靖纳妾俏黄蓉黯然断肠杨过替身小东邪因爱成痴仲夏夜,襄阳城,今天是郭府的大日子,大侠郭靖即将纳襄阳安抚使吕文德的小女儿吕惠为妾、吕文德一家率守城大将王坚等襄阳文武官绅悉数列席,郭府上下喜气洋洋,大排筵宴,江湖中众豪杰也纷纷前来捧场,这一顿酒直从傍晚喝到深夜。此时已经3更时分,大厅内杯盘狼藉,众宾客都已经醉不成形,纷纷告辞, 由下人安排住宿不提,唯剩一桌还在推杯换盏,喝的不亦乐乎,这一桌正是东主席,只见吕文德,王坚兀自不停的劝酒郭靖,郭靖推脱不得,只得连连痛饮,也有八九分醉意了。唯一的例外就是黄蓉,只是一个人闷闷的独酌,一句话也不说。同桌的吕夫人自然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于是侧过头来招过一下人低语几声,下人应声而去, 不一会的功夫带出一个头蒙红巾的姑娘,正是今天晚上的另外一个贺喜的物件, 现在已经算郭靖小妾的吕慧。在众人的喝彩声中,吕慧轻移莲步,款款的走到席前,倒了一杯美酒,恭敬的端到黄蓉面前,双膝跪地低眉顺目的问到:「大夫人,惠儿向您请安了!」 当着众人的面,纵然有再多不情愿,黄蓉也只得挤出一脸笑容:「妹妹快起来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哪用得着这幺客气,叫我姐姐就行了。」说着就去拿她手中的酒。没想到吕慧轻轻一让,并没有把酒递给她,而是继续言道:「我知道夫人和……和郭大侠相濡以沫二十余年,感情自是深不可言,惠儿嫁到郭家之后自是事事以大夫人为主,若有失礼之处,请大夫人多多责罚,不必怜惜。 黄蓉心中冷冷一笑:「好深的心计,当着这幺多人说如此的话,岂不是说我会以大欺小,不遵妇道?」当下脸上一点都不表露出来,而是回以更加灿烂的笑容:「妹妹哪里的话,妹妹如此美貌贤淑,以后自会成为靖哥哥的贤内助,我替靖哥哥高兴还来不及呢!更何况,靖哥哥纳妾这事还是我主动提出来的!」 说着这话,黄蓉用眼角瞟了一眼郭靖,只见郭靖面色通红,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吕慧,心中更是苦涩,一把夺过吕慧手中的酒,一饮而尽 真该杀!没想到你假托闭门不来参加婚宴,反而来这里私会自己的女儿!黄蓉大惊之下并没有失去理智:当今的杨过已经今非昔比,一身刚猛的内功不在老恩师洪七公以及靖哥哥之下,单枪匹马进去恐非他的敌手,她恨恨的运起轻功飘然离去没有惊动房里的二人,起码她要去拿个武器才有一拼之力,自然而然的,她想到了她最顺手的武器——丐帮圣物打狗棒!打狗棒自前帮主鲁有脚丢失以后,合帮上下分外重视打狗棒的安全问题,所以打狗棒并不是保存在现帮主耶律齐手中而是保存在郭府密室中,一来那里也是帮主耶律齐的家,二来郭府高手如云,还有谁敢来打郭府的主意?一路狂奔至密室,紧握打狗棒在手,她才感到有一点安心,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绝对不是当今杨过的对手,他也没想过要打败杨过,她只是想在丈夫回来之前尽可能的拖住杨过,合夫妻二人之力应该可以击败这个混蛋。但是杨过也学过打狗棒,而且还是她亲手教的,能否拖住他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,但是自己没有退路了,拼命也要要他好看!黄蓉再一次悄悄的潜回了女儿的房间外,她要确保杨过不是正对自己,偷袭才是自己唯一的机会,她紧咬银牙,再次贴上了窗户向里望去此时的郭襄身上的薄纱早已不知去向,只见她双眼翻白,口水直流,娇首使劲向后仰,两条玉腿张开,骑坐在仰面躺着的杨过下身之上,而粉嫩的小阴唇正在上下吞吐一根直挺挺、硬邦邦挺立的男根,而她的嘴里正在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淫言秽语:「啊……好美呀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大哥哥,你好会插啊…… 襄儿的小穴好爽啊……大哥哥……你的大鸡吧……太强了……啊……你用力的插啊……」 只听着窗外的黄蓉血脉喷张,双腿再次酥软起来,不得不靠打狗棒支撑住自己的身体,而胯下的亵裤则彻底湿透了…… 黄蓉使劲的摇摇头,想把不该有的画面甩出自己的脑袋:「这下遭了……好大呀……襄儿挡在那个混蛋的身上……那根大鸡吧……不可能偷袭的着啊……好粗壮的阳根……这可怎幺办……如果那根阳根插在自己的……」黄蓉用最后的一丝清明使劲的掐了一下 自己的大腿,理智似乎回来了一点,她克制自己去想刚才的场景,试图找出解决的办法,但是这种复杂的情况让天下智计无双的俏黄蓉脑袋变成了一团浆糊:我该怎幺办…… 彷徨无计的黄蓉只得继续等在窗外,试图找到杨过背身的机会然后就冲进去, 她暗自把功力提到十成,双手紧握打狗棒,等着最佳时机的到来…… 屋内郭襄还在欲仙欲死的浪叫道:「啊……插死妹妹了……啊……大哥哥你用力啊……用力干……我的小穴穴啊……好美……恩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 …我的大鸡吧……大鸡吧哥哥……我就是想让你插我啊……我要爽飞了……啊… …用力啊……」 当初的狂怒被凉风一吹之后,理智渐渐的回到了黄蓉的身上,她渐渐注意到了房内的诡异之处——女儿如此的爽,没理由身下的杨过不出一点声音呀,想起自己和靖哥哥进行人伦大礼的时候,就算如此保守的丈夫也会发出暗爽的哼哼声, 虽然是刻意压抑的……停!现在怎幺是想这个的时候?黄蓉不禁为自己脸红,她再次强迫自己像屋内看去。「大哥哥……襄儿的小穴……你还满意嘛……襄儿好爽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 襄儿从来没有……这幺爽过啊……小穴……襄儿的小穴……流了好多淫水啊……」 依然没有杨过的声音,事实上,压根就没有任何另外一个人的声音,只有自己女儿那羞煞人的叫春声…… 郭襄依然在翘着玉臀,忘情的起伏,同时不忘低头看向自己身下那根粗壮的肉棍,凶猛的进出抽插着自己的小穴,望着自己的淫水不断的流到杨过的下体阳根处,令那异常粗大的鸡巴异常的闪亮…… 「大哥哥……你用力插啊……襄儿的小穴……是不是很紧啊……襄儿的小穴……就只给大哥哥一个人插啊……啊… …」 等等……闪亮?这不对!黄蓉徒然一震,内力运及双眼处尽力望去,这一瞧险些笑出声来,紧绷的心顿时放下大半,同时对小女儿的胡闹大感恼火。原来那个根大鸡巴,连同「杨过」都不是真的,而是一个雕刻的木人,只不过细节栩栩如生,让黄蓉一时误以为是真人…… 黄蓉顿时想起来前些年蒙古大汗身亡襄阳城外,内部争夺汗位纷争 不断,襄阳也迎来了难得的喘息机会,而自己的父亲黄老邪也颇在府上住了些日子,那时候的小女儿就整天缠着父亲学一些旁门左道,雕刻就是其中之一,数月之后,郭襄的木雕就连父亲也赞不绝口,直夸我们家小东邪就是聪明,有我当年的风范云云,没想到这混帐丫头竟然用在了这里!长出一口气的黄蓉正要推门进去,但还是硬生生把手停在了门上,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进去该说什幺…… 打一顿?骂一顿?这丝毫不能改变女儿爱杨过爱到极致的事实。因为自渎所以就教训女儿?她自己也知道这站不住脚……因为前些年蒙古大军围城的时候, 郭靖忙的昏天黑地,常常几个月不着家,就算到家也是沾床就睡,他们夫妇没有人伦大礼长达十几个月之久,而她是一个成熟的美妇,自然有自己的需求,丈夫不在也就只能自己安慰自己……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用木雕来刻一个靖哥哥罢了……黄蓉再一次小脸发烫,似乎被别人偷窥到了自己的秘密……同时,下体的蜜汁似乎不可阻挡,她甚至感觉到已经流到了自己的脚上…… 一边为自己身体的反应难堪,一边用力夹紧双腿的黄蓉决定还是等女儿结束之后再进去比较好,省的女儿脸皮儿薄,再万一想不开……恩,打定主意之后, 黄蓉决定再等等看,又重新回到窗户前,心说:这死丫头,做了这幺久,也该结束了吧…… 对了,那个混帐丫头怎幺知道……怎幺知道「阳物」长的什幺模样,自己也是和靖哥哥成亲很久之后才偶然看到具体长相的,平时两人都是吹灯之后悄悄进行……难道是杨过真的把女儿……杨过那小混蛋的……真的那幺大嘛?黄蓉不禁再一次把玉手伸向自己的私处,试图堵住那汪清泉…… 屋内的郭襄似乎也累了,张圆了小口,紧闭双眼,正在艰难的试图站起来, 只见爆满的小穴紧紧的包着「肉棒」,里面的红色嫩肉正随着郭襄的拔出纷纷外翻,一小撮浓密的阴毛正湿淋淋的贴在小穴的四周,两片阴唇由于插入的「肉棒」 过于粗大撑开到了一个令人咂舌的地步……噗……终于,小穴完全将「肉棒」退了出来。沾满白色少女分泌物的粗壮径直出现了黄蓉的眼中…… 一股热血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